一个球

普通人

【顾顺x李懂】【狙击组】后遗症

独立一发完的小短篇。

私设如山‼️

脑洞产物。

军事小白,勿较真❗️❗️


李懂从伊维亚回国后的精神状态一直不怎么好。

不好到蛟龙大队里的人都知道李懂最近不怎么正常,李懂恍恍惚惚的精神状态和在训练场的拼命程度都让蛟龙队的人担心。

李懂除了在训练和演习中作为观察员能打起精神来,其他的时候都是毫无防备的消沉,顾顺在宿舍这种密闭空间叫他也得叫上两三遍李懂才能回过神。

顾顺知道,从罗星受伤开始,到在伊维亚战场上目睹队友的牺牲,实战的残酷已经将李懂推向了崩溃边缘,只有在训练场上李懂才会恢复成一个正常的人,按杨锐跟顾顺说的话就是“他现在只有在训练场上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才能忘了那些残酷的事情。”

李懂的状态让顾顺很担心,他的小观察员最近越来越急功近利,导致原本已经磨合好的呼吸在演习中出了问题,因为狙击组的问题而导致蛟龙输了演习,李懂现在心里的滋味,肯定不能好受。

李懂从那次演习完了后训练就更加疯狂了,那种不要命的训练方式最终使李懂拉伤了腿,疼的连走路都有问题。

拉伤腿的那个晚上李懂被杨锐勒令回了宿舍,等到顾顺回去后,李懂已经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只给顾顺留了一盏昏暗的小灯。

顾顺回了宿舍后一直觉得自己身边有小小的啜泣声,但看着房间里只有一个看起来在被子里睡得很香的李懂,顾顺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直到自己躺下,周边彻底安静下来,才听出来,那啜泣的声音就是从李懂的被子里发出来的,他没有幻听。

顾顺抱着自己的枕头将李懂的被子扒开,借着昏暗的小灯看见李懂已经哭肿了的眼睛,原本干净的枕套也被泪水打湿一大片,顾顺叹了口气,开了口“往边上点,给我让个地方。”

李懂往一边挪了挪,给顾顺腾了一个地方。顾顺上了床之后,李懂好像很不自在,一直在转来转去,就没老实过,最后被顾顺一把圈在了怀里“老实点,我给你讲个故事。”

李懂怔了怔“好。”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他刚进入军队的时候,作为一个狙击手并不出色,但是他有一个很出色的师傅,他的师傅是部队里有名的神枪手,可有一次出任务,他的师傅为了保护年轻的徒弟,而受了伤,离开了特种部队,转到了地方机关部门。师傅临走的时候,还在宽慰他,没关系的,正好也打算转地方了,年纪大了,老待在特种部队也不是个事。可是他知道,生性骄傲的师傅,其实非常的舍不得特种部队。所以从那时起,他的徒弟为了报答师傅的救命之恩,就为了成为一个出色的狙击手而更加的努力。当他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出色的狙击手时,突然就明白了,他的责任,不仅仅是为了延续师傅的梦想,更是要延续师傅的责任,一个特种兵的责任。”

李懂比顾顺身材小很多,被顾顺搂在怀里后为了舒服就直接把头埋进了顾顺的肩膀,此时此刻也看不清顾顺的表情,可也能听出来顾顺的声音其实很凝重,闷闷的问“那个徒弟是你吗?”

“是我,这件事情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那时我如果再努力一点点,就一点点,可能师傅就没事了。”

李懂将头抬了起来,看着顾顺“对啊...如果我当时再准一些,罗星可能就没有事情了...如果...”

顾顺将李懂的头压进了自己的胸膛“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我再后悔,师傅也不可能回特种部队了,就像你现在,虽然说有点压力是好事,可你如果把所有的包袱都压在自己身上,你迟早会被压力彻底压垮。”

李懂没有再回话,不知过了多久,顾顺感受到自己胸前薄薄的衣料被打湿,李懂将手臂环上顾顺的腰,在顾顺胸前蹭了蹭鼻涕和泪水。顾顺胸前黏糊糊的一片,哭笑不得,低头吻了吻李懂的发旋,拍了拍李懂,“没事了,都过去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这夜过后,李懂迅速恢复了状态,两人在训练和演习中越发的默契。

可李懂养成了一个不好的小习惯,一旦哪一天不开心了,晚上肯定是要往顾顺的被窝里钻,非得要搂着顾顺要个晚安吻再睡才踏实。


看完别忘了点小红心哟❤️

评论(10)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