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球

普通人

天津旧事(全)

军官x戏子

民国AU

看见即缘分

在这天津城中,没有人不知道柳清凌这位名旦。

自打柳清凌14岁登台,便一直是这天津城里的红角儿。

除了唱腔、扮相皆是上等,更免不了贵人相助。

柳清凌红极一时,引发了万人追捧,他的场子,几乎是场场爆满。达官贵人们的堂会邀请更是络绎不绝。

《贵妃醉酒》是柳清凌的拿手好戏。顾盼神飞,醉意朦胧的贵妃,让这天津城里多少人醉了心,着了迷。

台上是红颜,台下是君子。按理说,平常的名角儿可是会让达官贵人们时时惦念着,趁着堂会的大好机会,趁机轻薄。

可这柳清凌,却是个例外,自打他14岁登台,这台上的美人儿就让权贵们魂牵梦萦着,却也只敢在梦里想想。柳清凌身后的那位贵人,是天津城里呼风唤雨,手眼通天的人物。

前些年有位大官的小儿子惦记上了柳清凌,求爱不成便起了歹念,也得亏张继科不放心在柳清凌身边安排了不少人,侥幸让柳清凌逃过了一劫。

不过也可怜了那位小少爷,美人不仅没得手,自己还惹上了大麻烦,被挑了手筋脚筋,成了个废人。

事已至此,那位大官也没了平日里的威风,只得笑呵呵的给张继科赔了罪将儿子抬了回去,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从这往后,这天津城里,就再也没人敢打柳清凌的主意。


张继科在天津城里呼风唤雨了快15年,马龙跟着他也快10个年头了。

从怯生生的美少年到风度翩翩的君子,这位温文尔雅名角儿,27岁仍未娶妻生子,原因是何,天津城中的人,心知肚明。

可最近这天津城里出了个爆炸性新闻,柳清凌要结婚了。报刊也应该好好谢谢柳凌,拜结婚照和结婚启示所赐,报刊加印了好几波却还是一直脱销。

这位名义上独身了十年的名旦,宣布结婚,对象是刚刚与他搭配《贵妃醉酒》一年有余的小师妹。

金童玉女的结合倒是使这天津城里的戏迷们欢喜了好一阵。可是关于柳清凌和张继科的关系,却是更加的扑朔迷离。一时间,祝福的,怀疑的,讥讽的,好不热闹。

张继科接到这个消息时,还在北平处理军务。看完亲兵递上的报纸后将报纸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匆匆忙忙结束了在北平的事务,深夜赶回了天津。

到达天津城已是深夜,街道上只剩下还在冒着热气的馄饨摊,张继科没有回自己的府邸,直接去了柳宅。看门的小厮被脸色不佳的张继科吓得哆哆嗦嗦,自家主子交代的事情是忘得一干二净,直直的放了张继科进来。

张继科直接进了内院,一把推开了马龙的房门。马龙坐在躺椅上摇摇晃晃的看着老旧的戏文书。仿佛没有看到暴怒之下的张继科眼中酝酿着的波涛汹涌。

“爷,您可比我想象中的,来得晚。”

“我这才走了几天,后院都好被一把火给烧干净了,马龙,我怎么没看出来这几年你长了这么多本事,能耐了!”

马龙依旧是笑着“人嘛,总会成长的。”

“行了,我不想跟你吵,明天去报社把今天的这些破事给澄清了,我就当什么没发生过。”

马龙冷笑了一声“澄清什么?张爷您要是还不清楚去看看报纸上的白纸黑字。我,柳清凌,要结婚了。”

“马龙,我的耐心有限,这事既然你自己不想解决,那就我替你解决,可你那小师妹,可就被怪我不客气了。”

马龙听完后蹭的站起来,“你别动小画!我跟你之间的恩恩怨怨你何必牵扯上她。凭什么只许你张继科娶妻纳妾的逍遥,而我结个婚也不行了!”

张继科就知道自己纳妾的这件事没这么好糊弄过去。

张家上个月娶了位二房。这事的开端本是一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情,可却与官场千丝万缕的利益缠绕在了一起。张继科也是实属无奈。

马龙知道后的反应太过于平静,张继科当时还纳闷着,原来早就在这等着了。

张继科了解缘由后声音也放软了许多“行了,别闹脾气了,明天跟我去报社,把这事压下来,然后我再陪你好好的去给小师妹道个歉,这事就过了。”

“过了?张爷您不会以为我还在这儿跟您开玩笑吧,你知道这十年里天津城里的人都怎么看我吗?我累了,也不想再白白的消耗我的青春了,也是个时候做个了结了。我也想像个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我师妹那个人,很好,也很单纯,你有什么不痛快的,都朝着我来,过了今天,咱们两不相欠。”

张继科怒极反笑,倒也不急不恼,只是走到小桌前,轻轻地为自己斟了一杯茶“了结?你想了结什么?十年前是我将你救出了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戏班子,要是没有我,你马龙能有今天?你能熬过那倒仓期?你能成为今天的名角儿?马龙,我这是救命之恩,你拿什么来了结?

马龙17岁遭遇了倒仓期,唯利是图的师傅也根本不管马龙的嗓子是不是扛得住连轴转。确实,倘若马龙没有在17岁时遇到张继科,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红遍天津城的柳清凌。

“爷的大恩大德,马龙永生难忘,可爷也别忘了,这戏子,本就是不该有情有义的啊...”

张继科将他一把拽过来,让马龙坐在自己的腿上。马龙是唱花旦的,本就没有多大的力气,更是无法与是军队出身的张继科抗衡,挣扎了几下只得由着他将自己困在怀里。张继科的手也没闲着,同床共枕了十年,他对马龙的敏感点了如指掌,只几下便将马龙撩拨的软了身子,像是化作了一滩水儿歪倚在了张继科的怀中。

张继科在马龙身边轻轻地耳语,“你这副敏感的身子,要怎么娶妻生子啊,马龙,可别把我的耐心都给磨没了,那样对你,绝没好处。”

上好的丝帘被放下,便隔开了这尘世间的种种凡俗,只剩下了他与他。


第二天一早醒来时,张继科已不在身边。

轻轻一动就是浑身的酸痛,昨天晚上发了疯的张继科,可不是一般的恐怖。

马龙抱着浑身的酸痛穿好衣服,刚准备迈出房门就被门旁两个人高马大的亲兵拦住了去路。

“先生,爷让您今天在房中好好休息着,别到处乱跑了。”

马龙哼了一声“休息?他是想软禁我吧?让开,我要出门。”说罢就要夺门而出,可本就力气小加之一夜疲惫的马龙,又怎会是亲兵的对手。

“你们没听见?我让你们让开!这儿可是柳宅!”

两个大汉面露难色“先生,您也别难为我们了,我们也是奉命办事。”

马龙见也没什么希望,也不去吃这个眼前的亏,只得嚷嚷道“去把管家给我叫来!”


管家来了后哆哆嗦嗦的告诉了自家这位脾气不怎么好的爷,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昨儿晚上张继科回了北平连家门都没进却直接踏进了柳宅并且直到早晨才出门的事早就传遍了天津城。报刊上也都不再刊登您结婚的喜事了,今儿一早画姑娘就上门了,还没进的了宅子的大门就被亲兵给拦下来了...”

果不其然,还没等管家说完,马龙就直接砸了桌子上的精致香炉“欺人太甚!他人呢?!”

“张爷今天一早就回军部了,还特意嘱咐下人们别惊醒了您。”

“休息!休息!到头来就是让小画跟着我受了委屈,管家,你去跟门口的那几个亲兵说,他派人把我软禁起来是什么意思?这结婚告示我也登了,帖子也发了,断没有后悔的那一说,让他把宅子里的这些亲兵全都撤走!”

“这...爷啊,张爷昨儿进来和今儿早晨离开的时候脸色可都不太好,这阎王爷的霉角,咱可触不得啊...”

“我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倒是很奇怪,下一次张继科出现在马龙的面前时,已是半个月之后。

这期间,马龙依旧是被软禁在柳宅里,隔绝了跟外界一切的交流。

到最后马龙也不着急了,在宅子里唱唱戏,看看书便是一天。

张继科是在一个深夜回到柳宅的,马龙刚刚准备躺下睡觉,张继科就推门进来了。马龙也没搭理他,直接将身子转过去睡觉。张继科轻手轻脚的脱衣服上了床,从背后搂住了马龙。

马龙没挣脱,不过也是冷言冷语的“您这个大忙人没事来我这里干什么?”

张继科将脸放在马龙的脖颈处蹭了蹭“龙儿我不是故意冷落你的,这两天军部里太忙了,日本人已经快打过来了,这天津城里的天,快要变了,国难当头,军部里面那些混账东西还是各自把着自己的利益不肯撒手,真是可怜了这一方百姓。”

马龙将身子转向了张继科,张继科的眉眼间浸透着疲惫,胡子已经好几天没有剃过了。这副样子也是让马龙心疼了个不得了。

马龙轻轻抚摸着张继科蹙起的眉毛“您是这天津城里的天,是百姓们的天,只要您还活着一日,这天津城就还有希望一日。”

张继科看着沉睡中的马龙,心里的滋味也是五味杂陈,他是这天津城的土皇帝,倘若日本人真的攻到了天津,他肯定会跟这片土地共进退,共生死。他与马龙之间的缘分,也终是要散尽了。

这夜过后,马龙被解除了软禁,重新回到了戏台上。

1937年,天津沦陷。

天津沦陷时,戏台子上的那幕《贵妃醉酒》还未散场。

尖兵利炮轰开了天津城的大门,一时间,尖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

马龙趁乱逃回了柳宅,亲兵早就已经在等了“先生,我们奉命将您送到上海,请赶紧收拾好东西随我出城。”

马龙的脸虽然是惨白的,但出奇的冷静“张继科,他怎么样了?”

“爷还在军部中指挥战斗,让我们先带您走。”


1940年

自天津城沦陷,已有三年的时间。

三年间,马龙再未踏入过天津城。

张继科继天津一战后,彻底失去了消息。有人说这位天津的霸王惨死在天津的街头,有人说张继科其实没死,只是因为战争而变成了残疾,不再出现在众人面前。

真真假假,扑朔迷离。

柳清凌在这灯红酒绿的大上海唱出了名气。名气大了,自然也就传到了天津城。

天津城的百姓们听着,也只能道一句:“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可大家不知道的是,不仅天津城的百姓们忘不了张继科。柳清凌也没忘了张继科。

柳宅的下人们都知道,每年天津城沦陷的这个日子,柳宅闭门谢客,柳清凌屋中的蜡烛彻夜不灭。

一直追随着柳清凌的老管家也知道,这屋内的摆设一直是那位权倾一时的军爷所喜爱的样式,从天津到上海,从未改变。

上海的戏迷们也都知道,柳清凌的性子在名角中是极其少见的,在台下与女搭档时时刻刻保持着距离,即使名满天下也从不踏入风月场所。

戏子哪里是无情无义,只是不敢有情有义罢了。


1945年

柳清凌已经很久没有唱过这出戏了。

从天津沦陷至今,他已唱了整整八年的悲剧。不管日本人怎样威逼利诱,这位名旦也不肯为日本人营造出歌舞升平的祥和假象。

他是个戏子,可他有一个戏子的尊严。

柳清凌在台上的时候,其实看不太清楚台下是什么样子的。

今天第一排坐的都是高官,柳清凌模模糊糊中看到第一排最左边的一个人,跟张继科很像。

不过柳清凌随即否认了自己的想法,消失了八年的人,又怎会说出现就出现。

过了这日,柳清凌也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身形相似的人那么多。


今天的堂会散的很晚,卸了妆回到柳宅,已是深夜。

柳清凌是个很仁义的主子,遇到这样的堂会,一般都会吩咐下人们先睡,不用等他。

宅院中一片寂静,只有自己屋中还亮着管家为他留的蜡烛。

柳清凌一推门,就看见自己床边坐了一个人。

马龙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张继科了。

霎时间,马龙的脑中炸开了烟花。惊愕,喜悦,愤怒一齐涌上心头。

看着仿佛像遭了雷劈的马龙,张继科笑了笑“宝贝,不想我吗?”

马龙看着张继科,阔别八年,他也老了,他也没扛得住岁月,脸上除了细小的皱纹,也许是在战场上奔波了太多年,即使是笑着,身上也透露着肃杀的气息,他变化很大,可看着嘴角那抹熟悉的痞笑,马龙就知道,快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自己仍然没忘了他。

看着那抹笑容,马龙怒火中烧,冲上去狠狠地咬住了张继科的下唇,感觉到了血腥味也不松嘴。

张继科也不客气,趁着这难舍难分的时候顺手就把人往床上带。

酣畅淋漓后,马龙倚在了张继科的身上,听他讲这八年间的故事。

“沦陷的那一天,上面连下了三道命令要求撤兵,可不甘心啊,这座城我守护了15年,我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到最后天津城没能守得住,我因为不听指挥被降了职,调到了东北,东北那边,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这八年里,在东北的每一天,我都特别的想你。

张继科说这些的时候,很平静,仿佛不是自己的遭遇。

马龙轻轻地摩挲着他长期握枪而有茧的手“没什么大不了的,都过去了,过去了。”


“跟我去美国吧。”张继科这个唐突的请求倒是把马龙给吓了一跳。

“美国?”

“嗯,美国,抗战虽是胜利了,可不见得就是太平了,我半辈子都在战争中度过,我累了。而且,中国人打中国人,这种事,我做不到。”

“你当真能放的下这里的家和荣华富贵?”

“哪还有什么家啊。当时为了那个二太太,你还好一个跟我闹,战争一起,她就跑回娘家去了,我妻子,五年前就去世了。那个混小子现在也十八了,过几年就要成家了。至于那些荣华富贵,我拿得起,自然也就放得下。”

马龙似是思索了很长时间。

“我可以跟你去美国,可是以我现在的身份,一举一动都太过扎眼,恐怕轻举妄动会对你很不利。”

张继科搂紧了马龙“只要你愿意跟我去,这就行了。这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让柳清凌这个人,从这个世上永远消失,就行了。”


1945年底

京剧名旦柳清凌的家——上海柳宅,起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等到下人发现时,大火已经吞没了柳清凌的卧房。大火扑灭后,人已经烧的面目全非了。

有人说他精神状态在好长时间以前就出现了问题,是自己点了一把火烧掉了房子。有人说是因为他刚正不阿的性格得罪了许多权贵,这场火灾其实是卑鄙小人的蓄意谋害,不过不管怎样争论,柳清凌,终究是死了。

送葬的那一天,全城轰动,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有着这样铮铮铁骨的花旦,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柔情似水的贵妃。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柳清凌。

而此时此刻,马龙正在前往美国的途中,准备与他离别多年的爱人共度余生。

近二十余年的爱与恨,在此刻,都过去了。


1988年 北京机场

马龙上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已经四十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来接马龙的是张继科的儿子,当年还不到二十岁的那个毛头小子,也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者。眉眼间,还有着几分他父亲的影子。

“柳叔,你想去哪里转转?”

“我想回天津的那个柳宅,现在还在吗?”

让马龙哭笑不得的是,有朝一天竟然回自己家都需要缴纳门票费。

偌大的宅院里,已找不到当年的影子,曾经的卧房被改造成了展览馆,挂满了柳清凌曾经的戏服和照片。

马龙驻足在一张照片前,那是他与张继科刚刚认识时的一张合影。照片下面标注着:柳清凌与挚友。

同样在看这幅图片的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抬头看了看马龙,笑呵呵的说:“爷爷,您年轻的时候肯定也跟柳先生长得一样帅。爷爷您也是天津人吗?我爷爷是老天津人,我小时候他跟我讲过很多关于柳先生的故事。”

马龙笑了笑“你爷爷都跟你讲过什么啊?”

“我爷爷那一辈的天津人,都很敬佩柳先生,柳先生在抗日战争时期,丝毫不畏惧那些日本人,柳先生去世的时候,整个天津城的人都在悼念他,还有...”小姑娘故作神秘的靠近了马龙,低声说,“我还听我爷爷说过,柳先生跟这幅照片上的军官,关系匪浅...”

马龙哈哈大笑“你爷爷啊,肯定是个老戏迷。”

天津,所有的故事从这里开始。五十多年前的旧事,还是留给后人们吧。


评论(5)

热度(49)